足迹

宜州。

屋子里进了陌生人。

由不得万一仁不心慌。

要知道,他这个地方是郡守府,这里守备森严,按理说,就算武学宗师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此地的。

除非此人不仅是武学宗师,还在郡守府里面有内应。

只有彻底熟悉郡守府里面的布置,才能掐住节拍,找准要害,不惊动任何人,就这么来到此地。

这一瞬间,万一仁脑子里转过了很多个念头。

这些念头,俱都是怀疑自己那些得力之人。

其中必定有一个,或者不止一个,就是黑衣人的内应。

“放松,都放松。”

“你们都是场面人,什么风浪没见过?还是坐下来慢慢谈的好。”

“须知,我不是你们的敌人,骆风棠才是。”

黑衣人自顾自找到一处座位,自来熟一样的坐了上去,随后,他取了桌子上面的水果,塞进嘴里面,一点都不忌讳。

“我们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万一仁和杨虎臣都坐了下来,万一仁没说话,杨虎臣生气生硬的道。

“这位是虎威将军?”

“杨将军别这么大脾气嘛,我们还是有共同目标的。”

黑衣人澹澹道。

“不问自来的人……就算我们有共同目标又怎样?我们信不过你。”

杨虎臣道。

“信不过,哎,你还是误会我了。”

“杨将军,你不知道你已在危险的边缘了吗?”

黑衣人语气保持一致道。

“哼!”

杨虎臣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。

“你不信?杨将军,你湖涂啊,你离开军营,要是骆风棠拿着圣旨进入军营,一举夺了你的军权,你又能奈何?”

“别说你有两百人的亲卫死忠,有死忠又怎样?还能明着违抗皇命不成?”

黑衣人道。

杨虎臣脸皮不自禁的涨红了。

他没有说话。

稍微想一下就知道,黑衣人说的没错。

骆风棠的确可以那么做。

以骆风棠在大齐军中的威望,加上皇帝的圣旨,可以说,宜州的军中,明面上没有人能违抗。

他那些亲卫的确够忠心的,但在这种情形下,忠心也派不上用场。

难道他们拦着不让骆风棠掌控军队?

除非他们想造反。

杨虎臣知道,那些人的忠心,也是建立在他给足了钱粮的基础之上的。

忠心都是有价的,并不是无条件的服从。

“他是堂堂忠勇侯,神武大将军,需要做那种事情?”

杨虎臣反问了一句。

“他要是知道你和万一仁都做了违背朝廷律令的事,犯下了大罪,他就肯定会那么做的。”

黑衣人道。

“说不定,他已经去做了,你已经无家可归了啊。”

“或者你还有别的退路,但你最大的依仗已经没了。”

黑衣人又朝着万一仁道:“万郡守,你两人甘心失去一切离开宜州吗?”

“当然不甘心,但你又是何人?”万一仁眯眼道。

“不知万郡守,杨将军,你们听说过天网没?”黑衣人道。